Quantcast

 
對我而言,紋身就如同當你裸體時候的 “ 一件新衣 “ 。不止用來裝飾你乏味的皮膚色調、用視覺效果來修掩你身體的線條,更加表現你的個性、思想、內心的畫面,現實與抽象的表現。
 
身 為這一件 “ 新衣 “ 的設計師兼裁縫,要懂得主人的內外一切,為他/她表達,創造一件 “ 合身的新衣 “ ,只有你與牠才懂得這“ 新衣 “ ,當然,能夠贏得世間欣賞、認同,就更加賞心悅目,分享的心情更加來得寛‧愉。
 


 
藝術就是將抽象概念帶到現實當中,而一般藝術媒體向來都是死物,只有紋身是藉著活生生的人體永久性地呈現出來。每一件藝術材料本身就是獨一無二的,自願地為藝術接受痛楚、流血。藝術皮層底下每日不停地依照牠的循環工 作,人帶著這幅藝術皮膚表現於現實社會裡,來去自如,穿州過省。
 
墨水與身體之間奇妙的互動反應,為這件藝術品賜予現實中的生命,隨主人變型、老去、死亡、被埋葬。有心人為了拯救這件藝術品,會插手介入,將牠與人體分離,讓牠返回原有的身份: ”一件藝術品” ,讓人收藏、拍賣。”